文巳

I don't know, nor do I care.
-最近主推瑞金雷安雷(ღ˘⌣˘ღ)
-cp洁癖

涟迹—1

1,

重生


月光透过窗帘洒在少女苍白的脸上。

躺在床上的少女猛地睁开了双眼,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警惕地环顾四周,再确认了没有危险之后,又躺倒在床上,大口的喘息着。

少女的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看似平静,心里却早已翻腾不已。


我不是应该在B基地狭小潮湿的出租屋里么?

这里是?


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

她当即警惕的望向来人,随即又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栖禾啊。


陆栖禾走进来,看到少女已经醒来时,有些讶异。


“欸,知寒醒了啊,怎么样,烧退了么?”陆栖禾走到床边,捡起因少女刚刚的激烈动作而掉落到地上的毛巾。


“嗯,大概。”


安知寒说完,扯动嘴角浅浅的笑了一下。


“嗯……那好吧,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要说哦,我就在隔壁,叫我就好啦,不要惊动了爸妈。”语毕,陆栖禾走过来摸了摸安知寒的额头,然后走出去,把门轻轻关上。

安知寒脸上挂着的淡淡笑容,在陆栖禾把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就消失了。在那平静的面容上,死水一般的眼眸深处却孕育着一股难言的怒气。


竟然把栖禾牵扯进来,不管是什么,只要让她离开这里,她一定要那个谋划之人不得好死!


那股怒气转瞬即逝,只短短一霎安知寒便冷静了下来。

冷静下来之后,自然是要知道现在自己处于什么境地。

安知寒轻轻地翻身下床,注意着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她走到厕所,也不开灯,只用窗外透过来的淡淡月光照镜子。

对,没错,就是照镜子。


在病毒爆发过后一年,几个大型的城市已经陆续建立了幸存者基地。在G基地里,她曾为保护陆栖禾而和别的幸存者进行过比斗。当时她一个不慎,被那人一刀狠狠划破脸颊,因为刀痕实在是太深了,愈合后留下了一个近乎纵横半个脸颊的狰狞疤痕。


而现在呢,镜子里映出来的却是她十六七岁时的面容!

这怎能叫安知寒不惊!她已经二十三岁了,而现在却……


会有谁呢?谁能做到这种事情呢?


将她脸上的那条伤疤祛除已经是很困难的了。


而她的那张脸上,不仅没有伤疤,还变的稚嫩了不少。

这可就不是人力能达到的了。

安知寒又低头去看自己的手。


当初因为握刀而生出厚茧变形的手,现在却是青葱如玉的芊芊十指。

如果现在还不明白的话,安知寒这些年可就白活了。


安知寒双手撑在洗漱台上,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脸。她发出低低的笑声,泪水却滴落下来,一滴一滴砸在洗漱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前世,她不知道随着病毒的到来,地球上的灵气也恢复了古时的浓郁,极适合修真。

于是,在此之前,她几乎不怎么修炼,只是无聊时修修心法。

可是,当末世来临时,修真者的灵力对丧尸造成的伤害却比普通的异能者造成的伤害要翻上几倍,比起一些稀有的异能者也差不了多少。

这一发现让她不由后悔自己的怠惰。三十岁以下是修真的上好时段,但是,黄金时段却是十三岁到二十一岁。

而她在二十岁才发现这个秘密,以前蹉跎的时光令她懊恼不已。她想起来祖宅中还留着的那些传承之物时,匆匆赶回去,却发现那里已经被人洗劫一空,那些传承之物也被拿走了。传承之物中只余下她当初贴身佩戴的玉扣还在,其他的被别人拿走了。那个玉扣也不是凡物,学着小说里写的滴血认主之后,里面也是内有乾坤。

那玉扣内竟有一个空间!

要知道,一个空间系异能者是多么珍贵,他们能带着大批大批的物资,成千上万的军火,这些东西只有一个人的重量!

资源都掌握在国家手里,那些空间系异能者大多也在政府的优待政策下向B基地聚集。

因为这一点,那些稀少的、不愿归政府所用的空间系异能者就尤为珍贵。

更别说这个空间在危急关头救了她和陆栖禾好几次。


现在,一切从头再来,她一定要好好保护陆栖禾。

不过么,既然回到了这个时候,那她不好好利用一下“前世的记忆”那可就太浪费了。

明天吧,就明天,回去祖宅将那些传承和书籍统统收到玉扣里。


将自己的情绪理顺之后,安知寒找来小刀划破手指,将鲜血滴到玉扣上。她静静看着玉扣微微发出莹莹青光,等到青光隐去。她又回到床上,开始默默修炼心法。

一夜无梦。


=======================


这里说一下,女主没有在科研所里的记忆,因为女主不想记住这段记忆,所以她的大脑把这段记忆抹去了。

当然她还是会想起来的。

评论

© 文巳 | Powered by LOFTER